美国沦陷,傲慢的代价太惨重
2020-03-25 12:43:34
  • 0
  • 4
  • 1

来源: 南风窗  原创 李少威

美国,这个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将会在这一次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中付出巨大代价。

一般而言,说到代价,在西方政治家潜意识里主要是政治和经济成本。

其它方面的成本,基本上都可以理解为通往代价的中间因素,包括人的健康和生命,都可以最终核算为政府支持率和美元的数额。

本文说的代价,恰恰就是人的健康和生命,在我们看来这不是什么中间因素。截至北京时间3月24日早上9时许,美国累计确诊4.3万人左右。

这个数字是在前期集体松懈、当下检测能力跟不上的条件下获得的。打个简单的比方,撒网捕鱼,捞上来的鱼的数量,只是湖里鱼的总数的一部分,除非确认已经把水放干。

3月20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通过数学模型推算,美国当下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确诊人数的11倍。

一些预测性的数字更为惊悚,没必要过分当真:比如如果不加控制,峰值时期日均确诊可能达到50万例——50个州,每日州均1万例。

2020年3月22日,美国纽约,以往繁忙的街道上车辆寥寥。特朗普宣布纽约州出现“重大灾难” ,纽约州“居家令”生效。

这不可能,不是不可能感染,而是不可能“确诊”。

这个数字超过了任何国家的承受能力。在武汉举全国之力艰难落实“应收尽收”的2月13日,中国全国也就确诊1.5万人,这是突然消化存量条件下获得的峰值。州均1万例,相当于中国每个省市区每天平均增加1.5万例左右,这种情况下政府和社会都已崩溃,不会再有什么检测、确诊、治疗可言了。

而且,现在美国政府已经开始控制。

然而毕竟已经太晚了,在时日蹉跎中,代价已经内在于时间里——这就是我们说美国将“付出巨大代价”的意思。

这不是“大一点的流感”

把新冠肺炎“流感化”,这是早期——在中国已经是晚期——西方国家的共同取向。

西方灾情最深重的意大利,重中之重的伦巴第大区首府米兰,在封城(3月8日)前两天,市长萨拉还录制了一段视频发到社交媒体,“辟谣”说“我们根本没那么严重”“一些新闻报道误导了大家”“欢迎大家现在来米兰旅游,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的特有风情、文化、设计和美食……”

这正是我们开头所说的,潜意识里把政治、经济视为代价,但人命不是。

在美国也是如此。

特朗普总统正面临连任竞选,这一政治因素最为明显地阻碍了对疫情的真实判断,美国联邦政府在3月之前的态度跟萨拉市长没有根本区别。而政治表现对于特朗普而言,主要依托就是他的第一任期内强势的经济和低失业率。

经济的风向标是华尔街,而华尔街对风吹草动特别敏感。很显然,从政治利益角度考虑,这个时期最好就是不要有风吹草动,即便有,也要假装没有。

新冠肺炎,风来草偃。因为这种病毒的传染力、毒性都非常强,对付它的办法就是社会疏离、经济活动暂停,而这必然导致增长下降甚至是负增长,以及失业率猛升。最近美国申领失业保险人数激增,学者预测美国经济将不可避免陷入衰退,就是一个客观结果。

所以,特朗普政府至少用了一个半月时间来掩耳盗铃。用观察者的语言来说就是“把新冠肺炎流感化”。

3月20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唐人街,一家餐馆橱窗贴出“只限外卖,不设堂食”的通知

按照流感的级别来防护,远远不够。流感不需要停止社会活动,而新冠肺炎的防疫最重要的就是减少社会接触。

流感季节性爆发,是在医疗资源的日常供给考虑范围之内的,但新冠肺炎的蔓延能力,重症患者的资源需求(病床、呼吸机、病程长度等),都远超日常供给能力,这就像中国人平时坐火车和春运期间坐火车的区别。

流感一般不会导致社会崩溃,但新冠肺炎会。它不但会挤占医疗资源——让就要死的人得不到医疗救助,还会提出新的资源需求,而且会“放倒”医护人员,让社会免疫系统崩溃。直白点说,就是它可能让许多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流感化”是掩耳盗铃的最好办法,因为西方人对流感实在太熟悉了,每年死人无数,但他们真的不会太在意。流感是无关政治的,但如果是新的流行病,那就是与政治紧密相关了。

在2月份,我们就分析过,官僚主义是个世界难题,党派利益,就是西方民主国家官僚主义的典型窗口。

官僚主义的主要表现就是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做官第一,不为服务对象着想,用谎言、推脱、制度要求等各种手段和借口合理化自身的不作为,从而“庶几可以无过”。这一点在哪都一样,只不过表现方式不同。

美国人这次吃了大亏,也是吃的官僚主义的亏。

官僚主义从不偏爱任何制度,就像病毒不偏爱任何肤色一样。但这不是我们足以自慰的理由,而是必须时刻提高警惕的原因。

官僚主义总是和真实信息的传递紧密相关。中国与西方,在这方面各有各的短处。

我们的短处在于核心信息和发布渠道太容易被垄断,因而信息很可能被扭曲和隐瞒,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滞后,从而带来一些本可以避免的代价。

而在西方,言论自由,各说各话,虽然很难隐瞒,但却相当程度上用各类信息淹没了真实信息,每一个人都根据立场需要释放偏颇的、情绪化的、立场化的甚至是虚假的信息。在这样一个“东北乱炖”一般的舆论场里,权威还是被重视,但权威自身的立场却未必符合公共利益——比如特朗普、蓬佩奥。

所以,总的来看,导致的结局也跟扭曲和隐瞒差别不大,谁也别嫌弃谁身上有股味。

关键是,一旦真实信息呈现在眼前,你会怎么做?

不至于此

怎么做,决定了最后会收获怎样一种局面。

中国的确错失了最佳时机,张继先、艾芬、李文亮、8名被训诫的医生……这都是我们错过了的。

另一方面的信息也不应该被淹没,那就是在这些“吹哨人”发出警示的时间段内,甚至更早,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展开,病人的相关标本也已经被提取、分析,对病原的检测也在进行——这些都有时间轴的证明。

单说结果,如果不是前期已经在紧密工作,病原体的确认和病毒基因序列的测定也不可能如此神速——相对SARS而言。

然而必须承认,后者是不能替代前者的功能的。后者代表的是科学和政治,科学是严谨的,这一点举世皆然;而政治是严肃的,至少在中国是这样。但是,社会的自我动员和防护却是越早越好,不一定非要获得一个滴水不漏的答案才开始行动。

科学的不严谨和政治的不严肃,可能会造成恐慌和失序,从而危及地方决策者利益,这种担忧符合逻辑,也给一些人提供了政治避风港(至少自以为是)。但等到科学严谨和政治严肃具备了条件,足以对外宣布结果的时候,往往就已经太晚了,代价已经内在于时间之中。

转折点就在于钟南山,直接肯定“人传人”,然后在于李兰娟,建议中央下决心封城。短短数日,扭转局面。

接下来怎么做,我们都已经非常清楚。

全国动员,严厉防疫;举国援鄂,“围城打援”。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结果——中国的多数地方和多数人,没有遭受病毒侵袭。

2020年3月10日,武汉所有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医护人员在武昌方舱医院前挥手庆祝

美国,以及它所代表(理论上如此,也许现在已经无法代表)的西方,原本是占尽天时地利的。

而且,坦白说,包括本文作者在内,我们中国人对他们是一直心存敬畏的,毕竟他们是现代化的先行者。我们真诚地相信,彼种社会制度,可以避免此种社会制度的一些弊端,反过来亦然。

现实让人大跌眼镜。放到全球视野里,可以把中国理解为全世界的张继先、李文亮,并且我们已经在他们面前表演了一遍,如果你不当回事,那么后果会怎样。

但他们真的仅仅就是在看表演,哄堂大笑,过后一无所获。

来看看在中国疫情发展过程中,美国在做什么。

1、《华盛顿邮报》说,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

2、罗斯说,中国疫情有助于制造业回流美国;

3、纳瓦罗说,鉴于中国疫情,医疗供应链应该从中国转入美国;

4、中国第一时间分享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让各国可以据此生产检测试剂,以及推进疫苗研发进程,特朗普在前期夸中国透明,后来又说中国不够透明,“更透明一点就更好”。

5、特朗普说,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我们做得非常优秀,新冠病毒肺炎爆发的风险很低,它可能“就这样”消失了;

6、美国政府宣布了对疫情国1亿美元的援助,但都没有兑现,说说而已;

7、中国宣布武汉封城,美国舆论开始讲人权、自由;中国建设战时医院,美国舆论开始讲集中营、精神病;中国动员全国资源援助湖北,美国舆论质问世卫组织官员:这难道不是因为专制?

8、一些议员人前说“没事”,人后抛售股票,并买入与应对疫情必须条件相关的股票。

9、美国疫情开始蔓延,特朗普说,他不会为此承担任何责任,这是因为前任欠账太多,而事实上,奥巴马设立的一个可以协调全国医疗卫生相关部门的“全球卫生安全和生物防御办公室”已经在2018年被特朗普解散,导致应对疫情群龙无首;

10、美国老百姓能不能免费检测,谁来付费,长时间里没有答案,不管何种方式检测,排队时间很长,另一方面,高收入人群的检测都很顺利,包括社会地位很高的罪犯;

11、到了疫情已经全国蔓延也无法继续轻描淡写(隐瞒)的时候,特朗普和蓬佩奥吃了顿饭,新冠病毒就变成了“中国病毒”;

12、《野兽日报》曝出消息,美国联邦政府要求全国官僚系统统一口径,把责任推给中国,要求(号召)群起而上抹黑中国。

《华盛顿邮报》的一位记者提供的现场照片显示,特朗普在3月19日白宫讲话上,把“新冠”病毒字眼替换成了“中国”病毒

以上是一个美国过去2个月时间里的官方行为的梗概,当然还有一些未尽之处。

我们无意拿这样一些表现来否认民主自由的崇高价值。事实上,这些行为本身跟民主自由已经没有丝毫关系——至少在中国社会许多人一直崇仰的外部价值系统当中,这些都不在预期之内。

以上列举的12个表现,多数都针对中国——作为一个中国资深媒体人,我至今还不能理解中国到底哪里得罪美国这么深,让它无论什么情况,都是针对中国。

且不管它,反正,这么做没有意义。如果事情是纯政治性的,怎么做都好理解,国际政治本来就没有公正可言。然而,现在面对的是病毒。

病毒,一种介乎生命和非生命之间的东西,它不可能考虑你有什么政治需要。

结果就是现在美国的情况,其实是它自己把自己摆到这个位置上。违背客观规律,必然遭受规律的惩罚。

这不是幸灾乐祸,作为一个人文主义者,天下之苦,皆我之苦。然而大千世界,大部分事情你我都无力改变,眼睁睁看着它如是发展。

原本,不至于此。

背水一战

在好多年前,我发明了一个词语,叫做“软世代”。

什么意思呢?人类的文明史,不过一万年,在这一万年中,绝大多数时间里,人类多数人是吃不饱穿不暖的。

但今天,情况改变了。“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大,还要多。”

这意味着,人人不饿的世界,并不是幻想。

现实也是这样,今年,其实是中国的发展战略当中非常关键的一年——全面小康,告别绝对贫困。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完成这一步,也就意味着非常大的一个贫困基数被消灭。

“软世代”的意思就是,物质条件是易得的,食物可以随手摘取,冷暖无须忧心;从而,精神上是松懈的,意志上是薄弱的,理想上是没有的。

我本来说的只是某一部分年轻中国人——也不一定对。无意扩大范围,但在这场全球抗疫之战中,反而处处看到了“软世代”的影子。

人类世界,越是往后发展,社会建构变得越重要,而我们所信奉的那些信条,都建基于一些并不实在的基础——它是社会的,却不是自然的,所以它无力应对自然。

比如,占优势的那一部分人类,建构出一种白人至上主义。这是一部分人类自身的设想,但和自然无关,和人类进化史无关。然而,当自然问题袭来的时候,他们就试图用它来解释和应对,然后步步崩溃。

病毒不管你是哪国人,什么肤色,什么主义,我们早就强调过了。

如果人们习惯了这样一种意识体系,他们就会变成世界范围内的“软世代”——自认没有一种现实资源可以对我构成威胁,该干什么干什么。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副教授威廉.哈纳奇接受中国媒体采访,对于美国的失误是非常坦诚的,同时也表示,“虽然这种病毒的确很危险,是一种真正的威胁,但我们也珍惜我们的自由”。

我们完全能理解自由的需求。就像我们在前面的文章里说过的,洛克以来,生命、自由和财产,就是基本权利,西方人认为三者平行,中国人认为是梯次关系。这个是国情和文化,不可勉强。

但我们要知道,病毒可不管你信奉什么,你处于什么社会制度之中。

应对它的方法,是科学决定的——“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不管任何社会制度,必然殊途同归。这一点可以拭目以待,事实上也已经被许多国家的现实所印证。我们可以采取不同的手段,但根本的方向不会有差别,差别只在于付出的代价大小。

特朗普,现在是不能逃避了,他只能背水一战,这关系他七十多岁的政治前途。煮熟的鸭子——只剩下嘴硬,那是另一回事,现实毕竟摆在面前。

目前的数据是基本真实的,但也不完全可信。其中有很多因素影响,比如消极检测——日本、英国、瑞典、瑞士,比如没有能力应检尽检——美国、伊朗,比如隔离措施实施障碍导致社区传染很难预计——如意大利,法国。

这些,也叫做“国情和文化”问题。

没问题,你可以、也只能这么做。但是,我们还是得申明一点,病毒的特性是一致的,不会根据国情和文化而改变。

“四早方案”,殊途同归,勿谓言之不预。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李少威

排版 | GINNY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