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税改冲击全球投资格局,硅谷精英首当其冲
2018-02-12 15:50:59
  • 0
  • 0
  • 1

来源:第一财经

美国总统特朗普推动出台的税制改革产生的影响,还在继续发酵。

联合国贸发组织最新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下称《报告》)显示,美国税制改革将对全球直接投资的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美国的对外投资和吸收外资的存量之和占全球FDI总存量的近50%。

《报告》称,税改可能导致美国跨国公司海外分支机构的收益留存大幅下降,可能导致美国跨国公司近2万亿美元的海外资金很大一部分回流美国,近期内可能导致美国对外投资负增长;税改可能致使美国跨国企业海外投资模式及路径出现新的调整,尤其是技术密集型和先进制造业投资;降低税率以及资本支出全额计入成本等刺激投资的措施,会一定程度地促进美国吸收外资,并可能导致部分制造业回归美国。

但《报告》也称,从长期看,国际投资格局还可能受到各国竞相减税的影响,美国税改的影响将在一定程度上被抵消。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美国约有1/4的海外投资集中在这些发展中国家,但这些投资的相对较大的份额都是投资于生产性资产,因此流动性不强,不容易汇回。因此,回流美国的很大一部分资金将会来自少数国家和地区。从美国公司海外持有的流动资产的分布看,40%可汇回的资金集中在部分发达国家和离岸金融中心。

而从《报告》来看,少数大型跨国公司,尤其是知识产权密集的硅谷精英们,将主要受到影响,并将决定美国税改的最终影响程度。

全球投资格局巨变

美国税制改革的主要目标是增加对美国的投资并创造就业机会。为此,该法案包含了改善美国投资环境的措施(主要通过减税和简化税制),以及鼓励跨国公司将海外资金汇回国内并减少某些海外资产或经营活动。一揽子改革还包括针对跨国企业通过复杂的跨境投资结构避税的反避税措施。

《报告》认为,这将对国际投资的流动、存量及结构产生重要影响。税制改革不仅将影响流入美国的外国投资,还将影响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的投资。考虑到外国公司在美外资存量以及美国公司在海外的投资存量占全球FDI存量的近一半,税制改革将对全球投资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减税和就业法案”最重要的改革是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至21%。《报告》分析称,这一措施无疑有利于美国企业,并使美国的名义税率降到略低于主要发达国家的水平(欧盟企业所得税平均税率为22%,OECD国家平均税率为24%)。

但这一措施本身对国际投资的影响可能是有限的。此前美国复杂的财税制度给予的许多税收减免实际上已导致美国企业的平均有效税率(AETR)接近OECD的平均水平。而跨国企业(包括美国的跨国公司和在美国的外国投资者)通过国际网络进行避税,其实际税率远低于名义税率。此外,联合国贸发组织多年的研究显示,尽管名义所得税率可能影响企业投资决策,但它并不是最重要的投资决定因素。其他因素,如市场准入、技术和研发设施、劳动力成本,在企业投资决策中的作用通常更加重要。所得税税率降低14个百分点可能并不足以抵消美国与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劳动力成本差异。例如,与美国企业在制造业投资最多的五个亚洲国家相比,美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高达它们的3 倍。

詹晓宁从另一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如果公司所得税率不变,维持在35%,而不是降至21%,那么资本支出全额计入成本的举措本身对企业在美投资的激励效果会更大。此外税改将利息支出限制在应税收入30%的上限,这会影响企业投资的融资。该措施可能会推高高杠杆企业以及私募股权投资者的资金成本,并对并购交易(包括跨境并购)造成负面影响。此外,该措施还会影响到外国跨国公司对其在美分支机构的内部贷款,以及与此相关的避税措施。

事实上,《报告》认为,该法案对跨国企业国际税收环境影响最大的措施是从以前的“全球”征税制度(即对所有美国企业的全球收入征税,同时扣除其海外纳税额)转变为“属地”征税制度(即只对国内收入征税)。这使得美国与大多数OECD国家的税制更加接近。在新的税制下,美国企业国外股利将100%予以扣除,即国外盈利不再征税。

“属地”征税制度将使得美国跨国企业不再需要为了避税而将大量海外收益留存海外,因此将对美国跨国企业对外投资产生重要影响。在原有制度下,由于企业海外收益只有在汇回美国时才需要纳税,这些企业往往将海外收益留在海外。无限期延迟纳税义务的可能性一直是推动美国跨国公司海外投资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国的对外投资存量近一半(3.2万亿美元)由海外累计利润或留存收益构成。在新的税制下,美国跨国企业在海外留存大量收益的动机大为减弱,因此对其海外投资模式可能带来显著的影响。

此外,税制改革的重要措施之一是对美国跨国企业现有的巨额海外留存收益一次性征税,视同汇回美国(不需要实际汇回),即分别以15.5%和8%的相对优惠的税率对现金留存收益及非现金留存收益(已投资的留存收益)一次性征税。该措施将对全球投资格局产生重要和直接的影响。

2005年美国“本土投资法”曾经为美国企业海外收益的汇回提供了一次性税收减免。该法案要求企业必须汇回资金,才能享受减税。因此,当时估计有2/3的可用于遣返的资金(约3000亿美元)被汇回美国,导致美国对外投资出现负增长(其余的可能是因为已再投资于非流动性资产或因海外业务需要而没有汇回)。

现在,美国跨国企业的海外留存收益高达3.2万亿美元,包括大约2万亿美元现金,是2005年的7倍左右。如果全部汇回,将导致巨额资金流入美国。但与2005年不同,此次对海外留存收益一次性征税,并不要求美国企业必须将资金汇回美国。因此,跨国企业可能会选择将一定份额的海外留存收益继续留在国外,以便将来用于扩大海外经营或并购,特别是在新兴经济市场获取更高的收益率。

硅谷精英将是重点

《报告》认为,少数大型跨国公司,尤其是知识产权密集的硅谷精英们,将主要受到影响,并将决定美国税改的最终影响程度。

少数大型跨国公司,尤其是知识产权密集的硅谷精英们,将主要受到影响

首先,这些措施将主要对高科技、制药等知识产权密集型跨国企业造成影响。2017年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显示,联合国贸发组织跨国企业100强中的高科技跨国公司海外累计留存收益的增速是其他跨国公司的五倍。同时,它们的海外现金持有量几乎是其海外有形资产的八倍,而其他跨国企业则是两倍。而这些高科技跨国企业的全球平均有效税率明显低于其他跨国企业。

利用跨境特许权收费进行利润转移和避税在各个行业都十分常见。但美国经济研究局(BEA)的研究显示,美国跨国公司对海外分支机构支付的共600亿美元的特许权使用费中,350亿美元来自高科技企业。因此,上述措施将影响美国跨国公司全球股权架构及经营活动,进而影响其全球投资模式和路径。

其次,该措施的最终影响将取决于少数大型跨国公司。美国企业海外现金的相当一部分都集中在这些跨国公司手中。仅五家高科技公司(苹果、微软、思科、谷哥和甲骨文)在海外持有的现金就超过5300亿美元,约占美国企业可汇回流动资产总额的1/4。标准普尔500指数持有现金最多的50家企业在海外拥有约9250亿美元的现金。其中拥有现金最多的是知识产权密集型的高科技、制药、工程及少数消费品公司。

尽管如此,资金回流对美国吸收投资的影响仍难以预测。《报告》称,美国税改法案在很多方面一直存在争议。由于税改细节尚待进一步澄清,其他国家的反应也尚不确定。美国税改对国际投资的最终影响目前仍难以量化。

该措施可能导致美国对外投资存量的减少,但最终影响尚待观察。海外资金的大规模汇回可能导致美国对外投资短期内出现负增长,并使美国对外投资存量大幅下降,最高可以减少约2万亿美元,即从目前的6.4万亿美元降至4.5万亿美元。这将对其他国家的外资存量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美国约有1/4的海外投资集中在这些发展中国家,但这些投资的相对较大的份额都是投资于生产性资产,因此流动性不强,不容易汇回。《报告》因此预计,回流美国的很大一部分资金将会来自少数国家和地区。从美国公司海外持有的流动资产的分布看,40%可汇回的资金集中在部分发达国家和离岸金融中心。

2005年的“本土投资法”被广泛批评为跨国公司及其股东的“意外收益”,并没有导致大量的新增资本支出和就业。此次税改也可能导致大部分回流资金将主要以分红或股票回购等方式返还股东,或用于并购(不会导致新增生产能力的形成)及削减债务。各方对实际刺激效果的预测大相径庭。税改的支持者预测将导致大规模的新增投资,而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其他各方持相对谨慎的立场。应该指出的是,2005年的“本土投资法”没有伴随其他改革举措,而此次税改包含了对资本设备投资全面抵扣等政策,因此其刺激生产性资产支出的综合效应可能更加明显。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