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的「复仇」
2019-05-03 15:20:32
  • 0
  • 0
  • 0

来源:极客公园

文 | Matt Robinson、Zeke Faux

译 | 尺度

来源 | 彭博商业周刊

2018 年 6 月 4 日,《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道称,在特斯拉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 Gigafactory 中,有 40% 的原材料都被报废或返工。

这篇报道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效率低下,工厂里的废料堆积如山,马斯克的电动汽车公司损失了 1.5 亿美元。

按照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超乎寻常的标准,这篇报道并算不了什么。特斯拉否认这篇报道的说法,几个小时后,世界依旧照常。

但马斯克,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尽管在第二天的公司年会上,没有人提及《商业内幕》的那篇报道,但他还是生了好几周闷气,并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誓要找出是谁向媒体透露了这些信息。

调查小组最后锁定了目标,泄密者名叫马丁·特里普(Martin Tripp),40 来岁,身材瘦小。在进入 Gigafactory 的装配线工作之前,一直从事一系列低水平的制造工作。

后来,特里普声称,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之所以向媒体爆料,是想让特斯拉运营得更好。

马斯克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特里普是一个危险的敌人,参与了「大规模破坏性活动」。在这封信中,他也暗示道,特里普不仅向媒体泄露数据,还把数据泄露给了「未知的第三方」。

马斯克认为,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可能背后还有更大的力量在发挥作用,特里普可能在与特斯拉的某个敌人合作,或许是石油公司、其他汽车制造商,还有华尔街的空头等等。「有一堆组织想让特斯拉死掉,」他说。

6 月 20 日,特斯拉起诉了特里普,要求他赔偿 1.67 亿美元。

当天晚些时候,特里普从内华达州斯托里县的治安部门听到消息,特斯拉的安全部门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称有匿名人士打电话给公司,说特里普计划在 Gigafactory 进行一起大规模枪击案。

那天晚上,当警察与特里普对峙时,他手无寸铁,泪流满面。他说自己非常害怕马斯克,并暗示这可能是马斯克这位亿万富翁亲自打的报警电话。

之后,一名警员试图安慰特里普,打电话给特斯拉公司,称不管是谁提供的信息,这个威胁都是假的。特里普并不是一个危险人物。

对于许多首席执行官来说,都会直接无视像特里普这样的人。但在特斯拉并不是这样。

正如警方、特斯拉的前员工,以及公司内部调查文件所显示的情况那样,马斯克是铁了心要「毁灭」他。

特斯拉的公关部门开始散布谣言,说特里普可能是个杀人犯,是一个大阴谋中的一员。

在 Twitter 上,马斯克暗示,《商业内幕》记者莱恩特·洛佩兹(Linette Lopez)收了华尔街空头的钱,并声称特里普已经承认自己从她那里接受了贿赂,以换取「特斯拉宝贵的知识产权」。

洛佩兹否认了这一指控。

特里普事件,是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崩盘的开始,带来的后果非常严重,以至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强行要求特斯拉为马斯克任命一名 Twitter「保姆」,让一名内部律师来审查马斯克的 Twitter。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的不当行为有:

①在 Twitter 上无端指责一名在「洞穴救援」中的英国潜水员恋童癖;

②在 Twitter 上谎称,投资者已经出资,以每股 420 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的诉讼;

③不知何故,引发了与嘻哈歌手阿扎拉·班克斯(Azealia Banks)的不和;

④在一个播客直播的时候抽大麻,导致联邦政府对他的火箭公司 Space X 的安全许可进行了审查。

马斯克对特里普这件事的处理方式,有可能让这些法律和监管变得更加混乱复杂。

肖恩·古思罗(Sean Gouthro)是一名退役军人,之前在 Gigafactory 担任安保经理,他已经向美国证交会提交了一份告密者报告。

古思罗声称,调查人员黑进了特里普的手机,跟踪了他,并在监视方面误导了警方。

他说,特里普没有破坏特斯拉或者黑进任何系统,马斯克自己知道这一点,但仍旧通过传播错误信息来损害他的声誉。

特斯拉的一位女发言人发表声明说,古思罗的指控「不真实且耸人听闻」,但她没有就具体细节置评。她指出,在因为「表现不佳」而被解雇之前,古思罗从未表达过任何这样的担忧。

古思罗对此提出质疑,称自己的绩效评估大多是正面的。他说,自己主动站出来,是要让监管机构和公众知道特斯拉的能量有多大。

「他们有能力做到的一些事情,我想都想不到,」他说。「真的吓死我了。」

在揭发快速发展的运输公司存在安全问题上,古思罗并不是第一个。

两年前,Uber 的全球情报经理理查德·雅各布斯(Richard Jacobs)声称,他的同事偷偷记录了竞争对手公司高管和员工之间的谈话,以及其他一些不大道德的行为。

后来,他撤回了他的一些指控,但 Uber 的新管理层已经道歉,否认了监视的说法,并承诺公司会变得更好。

被雅各布斯提到名字的两名 Uber 公司的调查员 尼古拉斯·吉辛托(Nicholas Gicinto)和雅各布·诺康(Jacob Nocon)起诉他诽谤,称他说那些话是「为了钱」,导致他们很难找到新工作。

但他们的这一想法错了。找一个新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难。

The Information 的记者埃米尔·埃夫拉蒂(Amir Efrati)在 Twitter 上称,尽管媒体对 Uber 的不当行为感到震惊,但在马斯克看来,这些调查人员都是有前途的新人。

古思罗称,2018 年初,马斯克任命前 Uber 安全高管杰夫·琼斯(Jeff Jones)为特斯拉全球安全主管,还聘请了吉辛托和诺康当调查人员,他们都是马斯克亲自面试的。

马斯克甚至还为吉辛托辩护,称他是「因为别人作的恶而被 Uber 当了替罪羊」。特斯拉没有让吉辛托和诺康发表评论,至于琼斯,已经在去年 11 月离开了特斯拉,并拒绝置评。

那个时候,Gigafactory 可以说是非常混乱,特斯拉正在大肆招兵买马,加快 Model 3 的制造速度。

马斯克多次警告称,特斯拉必须得在「生产地狱」中生存下来,他不得不睡在办公室,这段经历对他来说是个磨难。

后来接受采访时,马斯克眼含热泪,承认自己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2018 年 6 月,他在特斯拉的年会上说,那是他经历过最痛苦的地狱般的几个月。

特里普曾是美国海军电子技术员,2017 年底进入了这家公司。他说自己想做的是,让这一切变得有条理起来,而不是一团乱麻。

他向上级抱怨说,工厂一直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到处都是零件,在他看来,往往是不安全和浪费的表现。他建议他的老板减少浪费,还给马斯克写了一封电子邮件,但没有得到回复。

特里普后来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我一直把这件事告诉管理层、主管,以及任何愿意听我说话的人。但所有人都说,没事,别管它。

古思罗说,特里普的建议之所以被无视,部分是因为他的问题在 Gigafactory 几乎不算问题。作为世界上建筑面积最大的工厂之一,Gigafactory 很快就挤满了工人,几乎失去了控制。

在古思罗于 2018 年 1 月开始工作后不久,他发现许多员工存在问题,一些人在洗手间里摄入可卡因和冰毒,一些人就住在工业园区的角落里,还有一些人在工厂还在建设中的地方发生性行为。

古思罗说,保安们用来检查证件的扫描器不可靠,所以只要有人出示一张看起来像证件的东西,他们就会挥手放行。当地的废品收购站还打电话给他,说有小偷想要卖掉一些电动汽车上罕见的零件。

古思罗的工作,就是相出一套制度来维持秩序。他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员,身材高大壮实,皮肤黝黑,左臂上有一整套纹身,现年 32 岁。

他曾在 Facebook 公司的一个运营中心工作,负责处理监控视频中发现的危险情况。这项工作常常令人心烦意乱。但古思罗说,Facebook 的工作环境要比特斯拉的专业得多。

古思罗说,一名律师之前曾告诉他,Gigafactory 之前负责安全工作的主管安德鲁·切罗尼(Andrew Ceroni)是在一场激烈的纠纷后离职的。

这位律师说,切罗尼在马斯克的命令下监视了一次工会会议,后来,他威胁要在离开特斯拉时,把这件事公之于众。切罗尼拒绝置评。

特斯拉 Gigafactory 工厂

当古思罗试图解决工厂中性、毒品和混乱的问题时,特里普却决定将这些问题公之于众。他有权限,可以进入特斯拉的内部生产数据库,并深入挖掘,看看到底有多少材料被浪费了。

然后,他决定去找洛佩兹。这位记者已经为《商业内幕》写过好几篇关于特斯拉的报道了。特里普给她发了电子邮件和短消息,并提供了关于被浪费的材料和电池部件的照片,说这些东西可能会引发火灾。

特里普希望,当洛佩兹把这些情况曝光之后,特斯拉会被迫按照自己的建议做出改变。相反,特斯拉却说,这些废弃物是正常的,损坏的电池不会进入成品汽车中。

「任何新的制造工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早期 Model 3 产能爬坡的时候,废品率较高,」特斯拉告诉《商业内幕》。「我们希望确保,只有最高质量的零部件才能被用于为客户生产最好的汽车。」

与此同时,古思罗开始着手确认泄密者的身份,他查看从 Gigafactory 生产现场拍摄的视频片段。与此同时,他说,吉辛托和诺康负责从另一个角度调查,看是谁访问了《商业内幕》报道中可能用到的数据。

事实证明,特里普是唯一一个查阅过这个报告所引用的确切信息的人。

调查团队虽然查到了特里普,但他们不清楚他还看到了什么其他秘密。

特里普和其他几名员工被要求上交他们的笔记本电脑,进行例行更新,实际上电脑却被送去做了法庭审查。古思罗还派了一名便衣保安去监视特里普。

6 月 14 日,当特里普到达办公室时,一名负责人力资源工作的员工,带他到了一个会议室。当他到的时候,吉辛托和诺康正在会议室里等着他。

根据《彭博商业周刊》看到的一份文字记录,谈话以友好的方式开始,两个调查人员询问特里普关于他向上司提交报告的情况。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重大安全问题,一个公共安全问题,」特里普说。他耐心地对调查人员解释了他看到的废电池状况。

他们反复提到《商业内幕》的报道,但没有问特里普他是不是消息的来源。

在问询进行了两个半小时后,调查人员透露,只有特里普一个人获取了生产数据。特里普承认他是泄密者。

但文字记录显示,特里普否认收受了贿赂——马斯克后来在 Twitter 上说特里普收受了贿赂。特里普还说,他没有把这些信息透露给其他任何人。

不在审讯室的古思罗说,有一次他看到一个同事在审讯间隙阅读特里普发送的短信和电子邮件。他说,不知道特斯拉是怎么做的,竟然能够实时访问特里普的短信和电子邮件记录。

这场问询持续了将近六个小时。最后,调查人员似乎对特里普有些同情了,他们告诉特里普,他所做的「根本不算什么坏事」。特里普还拿出手机,给他们看了一段自己弹吉他的视频。

古思罗表示,后来他们在视频会议上向愤怒的马斯克汇报了这场问询的情况。6 月 19 日,特斯拉解雇了特里普。

第二天,关于特斯拉要起诉特里普的消息传到了网上。特里普在谷歌上搜索了一下,看到了一篇题为《马丁·特里普:你需要知道的 5 个事实》的文章,里面说他住在内华达州斯帕克斯附近的一个出租公寓里。

特里普担心会有人来找他,就给马斯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写道:「你对公众和投资者撒了谎,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他的前任老板这次很快就回复了他的邮件。「威胁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马斯克回复道。后来,他又写道:「你应该为陷害别人而感到羞耻。你是个卑鄙的人。」

「我从未『陷害』过任何人,甚至没有影射过有其他人。我制作的文件,只是显示特斯拉浪费数百万美元,不顾安全隐患,还对投资者/全世界的撒谎。」特里普回复说,「让有安全问题的汽车上路,那才叫卑鄙!」

几个小时后,一个匿名的枪击案举报电话打到了特斯拉的呼叫中心。然后古思罗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斯托里警长办公室。特斯拉还打印了一份传单,上面印有特里普的笑脸和「不允许入内」的字样。

在给警长打过电话之后,古思罗又给特斯拉一直聘用的私家侦探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去找特里普。

最后,私家侦探在警方之前先找到了特里普,追踪他到了一个赌场。古因罗说,他的上级告诉他:不要让警察知道特斯拉派人跟踪了特里普。

与此同时,马斯克给《卫报》的一名记者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我刚刚被告知,Gigafactory 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他(特里普)要回来杀人。」这名记者回复道:「我希望你们都平安无事。」

副警长托尼·多森(Tony Dosen)在赌场外的街上遇到了特里普。执法记录仪显示,特里普走向警察时,浑身颤抖,泣不成声。

他说自己没有枪。然后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开始告诉警察,自从他笨拙地试图揭发世界上最富有和最著名的人之一以来,发生了什么。

「他们一直说我在盗窃数据,」特里普啜泣着说。「我没那么聪明。」

他说,直到《华盛顿邮报》的一名记者在看到特斯拉的消息后,打了个电话给他。他才得知,有人说他威胁要制造枪击案。

「这事有点奇怪,」多森告诉特里普。「这几乎就像电影中的情节。」

斯托里县警长办公室位于弗吉尼亚,只有一个红绿灯,855 个居民,和一些老西部旅游景点。

整个地区都基本没啥大事,警员常常被人们喊去把浣熊从垃圾桶里赶走。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向当地妓院的每个妓女发放工作许可证。

警长名叫拉尔德·安蒂诺罗(Gerald Antinoro),事件发生几个月后,他在办公室里接受了采访。

对于特斯拉遭遇枪击威胁一案,他似乎感到困惑和好笑。这名警长说,在警方与特里普对质之后,他们对这个匿名电话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个威胁似乎没有公司说的那么具有威胁性。

打电话的人说,特里普情绪不稳定,但并没有说他正在去工厂的路上。「你还记得小时候打电话玩吗?」安蒂诺罗问道。「它被夸大了。」

最后,他们发现,是特里普的一名同事可能打电话举报了这件事。但特斯拉拒绝提供这名同事的联系方式,于是调查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对安蒂诺罗来说,最奇怪的情况之一是,在他告诉特斯拉威胁是假的之后,公司要求他发布一份新闻稿,进行宣传。他拒绝了,但特斯拉还是公布了这一事件。

在威胁被揭穿后的第二天早上,一名发言人给另一名记者发短信说:「昨天下午,我们接到特里普先生一个朋友的电话,告诉我们特里普先生将要来 Gigafactory『开枪扫射』。」

警长说,媒体知道这件事的唯一途径就是特斯拉。

在被曝光之后,特里普聘请了一名专门处理应急事件的律师,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举报,向特斯拉提出索赔,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每年收到大约 10000 份这样的报告。

虽然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会立案,但成功的举报者可以获得改变生活的赔偿——高达罚款总额的 30%。

这名律师,名叫斯图尔特·梅斯纳(Stuart Meissner),专门为告密者辩护。他曾与一名孟山都公司的员工合作,成功争取到了 2200 万美元的举报奖金。

梅斯纳似乎对他的客户并不太挑剔。他的网站上有一张他怒视的照片,配有一个口哨,一袋钱。上面写道,「你的揭发者奖金可能价值数百万美元」。

「我们将以 20% 的优势击败任何竞争对手,」迈斯纳表示,他对客户进行了广泛的审查。

后来,特里普换了律师,但这事引起了古因罗的一个下属卡尔·汉森(Karl Hansen)的注意,他曾经是美国陆军的调查员和特工。

去年夏天,汉森飞往纽约与梅斯纳会面。他的指控比特里普的还要疯狂:特斯拉对 Gigafactory 中的大量盗窃和毒品交易视而不见。

「一名墨西哥毒贩正在往那里贩运甲基安非他明和可卡因,」他在电视上说。他还抱怨,自己的进行一项调查过早地被叫停了。

然后,汉森回到工厂工作。显然没有意识到马斯克可能会对他这场即兴的媒体之旅有所意见。当天他就被解雇了。

安蒂诺罗警长表示,他已经调查了汉森的这些指控,但发现它们不可信。马斯克告诉 Gizmodo,汉森就是个「超级疯子」。

古因罗说,在他去年 12 月被特斯拉解雇后,汉森说服他应该把这件事情公开。他也聘请了梅斯纳,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正式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他支持了汉森的说法。

「我们开始把一些点和一些趋势联系起来,现在我们做到了,」古因罗说。他担心说出真相会让自己失去工作,但他又表示,说出真相太重要了。

古因和汉森似乎真心相信,他们帮助特斯拉对特里普所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他们还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特斯拉的一名调查员在工厂安装了一个设备,可以监控每个人的私人通讯。

即使古因罗和汉森所说的是真的,也不清楚这是否会成为证券监管机构立案的理由。另一方面,特里普掌握的信息可能更有意义。

为了避免引起注意,他搬到了他妻子家人在的匈牙利,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 7 月份给他打了电话,并对他进行了几个小时的采访。

一位知情人士说,特里普告诉这个机构,他发现的数据似乎与马斯克说的生产数据相矛盾。

「特斯拉对特里普的所作所为太可怕了,」特里普的律师罗伯特 · 米切尔 (Robert Mitchell) 说。

米切尔正代表特里普对特斯拉提起反诉。「他的生活被毁了。他害怕这些家伙。」

至于马斯克,还在一如既往地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纠缠不清。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法官判他藐视法庭,因为他违反了「特斯拉私有化」推文后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并可能要求将他赶出特斯拉。

无论以何种合理的标准衡量,今年对马斯克来说都是势头很好的一年,但这场纠纷分散了马斯克的注意力。

去年 7 月,特斯拉实现了每周生产 5000 辆汽车的目标。上个月,特斯拉宣布,要推出 3.5 万美元的 Model 3,这个目标曾经看起来是无法实现的。

它在 3 月 14 日推出了一款 SUV——Model Y。在 3 月初,SpaceX 也成功地完成了一个载人飞船测试任务。

安蒂诺罗警长说,他已经告诉他的手下,除非特斯拉开始配合,否则不要去调查 Gigafactory 的犯罪案件。

在他看来,这些大企业所处的就是一个古怪的世界。「美孚石油公司可能和埃隆·马斯克一样古怪」他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