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今天在深圳的讲话,很多人没读懂
2020-10-15 03:25:44
  • 0
  • 0
  • 0

作者 / 黄汉城、逍道一

来源 / 智谷趋势

很多人说这一次没有大礼包。我觉得说这句话的人,是没有读懂重要讲话。

01
第一个信号:深圳更“大”了

高层说了,中央对深圳改革开放、创新发展寄予厚望。

当前,改革又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很多都是前所未有的新问题,推进改革的复杂程度、敏感程度、艰巨程度不亚于40年前,需要有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

中央要求深圳,“要着眼于解决高质量发展中遇到的实际问题,着眼于建设更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需要,多策划战略战役性改革,多推动创造型、引领型改革”。

什么样的改革,才配得上战役性这样的词眼?

一个城市要怎么做,才能担得起如此重任?

所谓非常之事,势必要求非常之手段。

中央让深圳多策划战略战役性改革,实际上就是暗示会给深圳撑腰,赋予其更大的权力。

以前为了全局性的稳定,中国设定了很多边边框框,很多红线不可跨越。

虽然中央也给一些城市赋予了地方立法权,但是一般来说,地方上的立法权只是在上位法的框架内,作出一些边际性改良。

上位法仍然是紧箍咒,不可突破。

尤其是涉及税收、财政、海关、金融、外贸等基本经济制度的事项,立法法规定只能制定法律,就算是含金量最高的特区立法权,也不好使了。

中央为了支持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实际上给与了深圳又一个调整上位法的渠道。

在前两天颁发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中央一锤定音:

以后凡是深圳想要改革的地方,如果跟现行法律法规有抵触的,可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授权后实施。

这样的权力,实际上是比几个直辖市还要大的权力。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只有狭小的自贸片区拿到这样的特殊权限,而且还多集中于投资自由化、贸易自由化等经济领域。

而深圳不仅是全市范围都拿到了,还涵盖了政治、经济、社会、民生、生态等所有领域,可以更好地帮助深圳优化营商环境、城市治理、要素市场化配置等。

这个大礼包的重榜性,不敢说“绝后”,但可以说是“空前”的。

呙中校认为,以前深圳通过“特区立法权”制定的特区法律法规,在不违背上位法核心原则的前提下,也是可以突破上位法的具体规定的。不过,运用特区立法权会触及部门利益,实际操作中深圳已经很少通过“特区立法权”来进行立法。

这一次,是在实际操作中尽可能不动用特区立法权来突破上位法,而是通过人大或国务院授权后实施,这样就可以避免部门冲突。

在我看来,深圳虽然没有扩容,也没有所谓的直辖,但有了中央在背后的强大支柱,深圳实际上变得比以往更大了。

作为中央部署在广东的一块飞地,深圳历史性地分享到了部分中央权限。单就权限来说,深圳一定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其他几个直辖市,比直辖还要直辖。

为什么对深圳如此厚爱?

因为深圳是改革开放后党和人民一手缔造的崭新城市啊!

上海北京天津都有着深厚的历史沉淀,在一张白纸上缔造伟大成就,更能彰显出中国特色的胜利!

02
第二个信号:深圳的触角更远了

深圳是全球下一个硅谷的有力竞争者。不过,深圳的未来肯定不止是科创中心。

如果没有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齐头并进,深圳的科创就无法走得更快更远。

就像剑指亚洲第一大城市的上海一样,魔都的定位除了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还有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实打实的全面发展。

为了帮助深圳发展,“中央经过深入研究,决定……以清单批量授权方式赋予深圳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一揽子推出27条改革举措和40条首批授权事项”。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首批授权事项中有这样一条措施:赋予深圳国际航行船舶保税加油许可权,进一步放开保税燃料油供应市场。

看似简单,实则大有来头。

中国的炼油规模虽然位居世界前列,但是因为效益问题,我们极少生产船用燃料油,主要还是依赖于进口。

加上关税后,中国的船用燃料油相比香港、新加坡来说就要贵很多。有数据说,船用燃料成本约占船舶总运营成本的50%,有无关税,成本的差异不是一星半点了。

所以,好些国际船只根本就不敢在中国补油,而是会绕道到新加坡或者香港补油。它带来的副作用便是,一些班轮公司就不选择挂靠国内的港口了,从而阻碍了集装箱吞吐量和航线的增长。

虽然说深圳之前也推出过保税燃料油的业务,但是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保税油行政管理部门有海关、海事、边防边检、检验检疫等联检部门,还有外经贸委、港务局等地方政府部门,整条监管程序比较复杂,通关效率低,无法完全满足需求。

赋予深圳国际航行船舶保税加油许可权,进一步放开保税燃料油供应市场,可能会意味着未来的通关手续会得到简化,国际船舶即到即可直接加油,加油结束后也可以直接离港。

这一步棋的意义,关系重大。我们来看下边这张图片:

(亚太经济体前30位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排名 来源:亚太港口服务组织)

2019年,深圳的集装箱吞吐量为2577万标箱,同比仅增长0.1%,排名亚太地区第四名。

宁波舟山港同比增长4.5%达到2753万标箱,进一步拉开与深圳的距离。广州则同比增长6%达到2283万标箱,在深圳后边紧紧咬着。

深圳增长乏力,可谓受到前后夹击。

保税加油许可权的进一步下放,可能会吸引更多国际船舶航行公司来深圳停靠,扩大集装箱的吞吐量,促进深圳港的经济繁荣。

深圳的航运中心梦,也就更稳妥了。

03
第三个信号:深圳的房价要“凉了”

最近几年,深圳折叠出“两个深圳”,一个是披荆斩棘,日新月异的深圳。这个深圳,用多少溢美之词都不为过。

另一个,却是房价遥不可及,医疗、教育资源长期配套不足的深圳,多少青年感叹了“来了做不了深圳人”。

高层强调,未来深圳要从人民群众普遍关注、反映强烈、反复出现的问题出发,拿出更多改革创新举措,把就业、教育、医疗、社保、住房、养老、食品安全、生态环境、社会治安等问题一个一个解决好,努力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续、安全感更有保障。

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无疑就是这直逼宇宙第一的高房价,普通人根本就买不起房。

如果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未来几年,深圳的房价肯定就不能大涨,至少在官方的统计口径中它不能涨(你懂我的意思吧)。

从长远看,高房价会成为制约深圳竞争力的瓶颈。

为此,深圳也明确表态要学习新加坡模式,力争未来60%的市民住在政府提供的公共住房(购买或租赁)。

But,建房子的地从哪来?深圳国土面积之小,相信已无需再强调。

下一步,深圳很可能会在附近的东莞,惠州大量拿地,把公共住房盖到别人的地盘上。

2018年10月23日,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有限公司以18.84亿元的价格,在东莞塘厦镇四村社区拍下了一块地,拉开了深圳异地建房的序幕。

日后深圳学习新加坡模式,这样的画面会越来越常见。然后,深圳还会建设多条160公里/小时的轨道快线,连接起东莞惠州,方便深圳人的双城往来。

一场深圳人异地居住的大戏上场了。

04
第四个信号:深圳要更强了

在今天的庆祝大会上,深圳市委书记在总结深圳40年成就时提到:“地区生产总值从1980年的2.7亿元增至2019年的2.7万亿元,跻身亚洲城市前五、全球城市30强,创造了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的奇迹。”

随后高层在讲话中再度提及,深圳“经济总量位居亚洲城市第五位,财政收入从不足1亿元增加到9424亿元,实现了由一座落后的边陲小镇到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历史性跨越。”

(按2019年平均汇率6.8985计算 )

放在亚洲的版图来看,目前领先深圳的城市有东京、上海、北京和首尔。

东京领先优势明显,暂且不谈。北京作为帝都,有着千年底蕴,政治地位超然。上海早在民国时期便是远东第一大都市,坐拥全国黄金海岸线与长江十字交叉的门户要冲地位。

剩下首尔,可能与深圳更有对标竞争意义。

毕竟,韩国的发展路径,跟中国一样都是强政府的东亚模式,有频繁的产业政策。首尔虽是历史名城,却一直积贫积弱,真正繁荣还是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汉江奇迹。

而这里头最耀眼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三星。其在起飞的时候,就跟深圳的华为一样具有全球战略。因为韩国四五千万的人口,对于劳动力市场来说还比较充裕。对于消费市场来说则太过狭小了,很容易就产能过剩,就饱和了,会与其他财阀陷入残酷的内耗。

所以,三星极度强调自主创新,在国内相关技术几乎空白的情况下,就敢于直接进军国际市场。最后,三星在激烈竞争下,逐步研发掌握了顶尖的技术,缔造了一个十分可怕的三星帝国。

在三星的旗下,就有3家世界五百强公司,单单三星电子一家,2018年的营收额就高达14956亿元。

中国唯一能够与三星电子匹敌的是华为。这家中国最大民营企业,站在市场经济的最顶端,体量差不多相当于BAT的总和。但纵然强悍如华为,同期营业额也只有7212亿元,仅为三星电子的一半。

可以说,深圳与首尔的距离,就差了一个三星。

如果放在全球的版图来看:

深圳与波士顿(都会区)的距离,则差了两个大学: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

深圳与亚特兰大(都会区)的距离,差了一个机场:全世界旅客转乘量最大、最繁忙的亚特兰大国际机场。

深圳与米兰(都会区)的距离,差了一个行业议价权:全球一半的奢侈品诞生于米兰。

……

或许,等什么时候华为超过了三星帝国,深圳也就是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了。

高层说,深圳要“努力创造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迹”。这也便意味着,亚洲前五,世界前三十的排名仅仅是一个起点。

未来华为还要打败三星,深圳还要逐渐赶超进全球前十的行列,叫全世界的人明白,什么叫做中国式奇迹。

(回望深圳对首尔的追逐态势,大家是不是更有信心了?)

05

四十年前,红色中国创办经济特区,曾经让太平洋彼岸的《纽约时报》惊叹:铁幕拉开了,中国大变革的指针轰然鸣响。

站在国运的十字路口上,深圳作为社会主义示范区再出发具有类似的历史性意义。

它的成与败,直接关系着中国在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能否顺利趟过惊涛骇浪。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