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揭秘:美国政府囤积了多少比特币
2018-03-12 09:53:44
  • 0
  • 0
  • 0

来源:财富中文网

美国联邦政府已经从犯罪分子那里没收了大量数字加密货币,价值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它会如何处理这些数字货币?

去年7月,25岁的亚历山大·卡兹在泰国一家监狱自缢身亡,身后留下了堪比顶级毒贩的财物:别墅、兰博基尼、保时捷、列支敦士登和瑞士的银行账户。官方表示,卡兹是全球最大的毒品和武器黑市网站阿尔法湾(AlphaBay)的运营者。他还留下了另一样东西:装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比特币及其他虚拟货币的电子“钱包”。

美国司法部在一次全球突击行动中缴获了卡兹的虚拟财产,它们现在归该部所有,司法部计划将其出售。比特币的价格自缴获时到现在,已经猛涨了原来的5倍有余,司法部将获益丰厚。不过如果想要知道比特币的持有者是谁,或它何时被交易,必须具备强大的网络侦查技能,以及大量的空闲时间。

数字货币的收缴和销售,在五年前还鲜为人知,而今正快速成为普通事物。比特币长期以来深受网络罪犯喜爱,现在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刑事搜捕案件当中,它使得美国成为了加密货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我们无法得知确切的数字,不过根据书面证据和对现任及前任辩护律师和检察官的采访,可以推算出美国执法部门至少保管着价值10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并且实际金额很可能要远高于此。

数字货币一旦进入政府手中,便蒙上了神秘的面纱。比特币的匿名性让它广受自由论者喜爱,不过加上这些自由论者所痛恨的不透明的财产没收法律,公众几乎不可能追踪数字货币流向。联邦机构为加密货币的繁荣发挥着日趋重要的作用,他们为守护手中的数字黄金做出了令人讶异的举动,乃至犯下错误或者犯罪。

美国法警局(U.S. Marshals Service)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执法部门,枪手怀特·厄普和“狂野比尔”希科克都曾是它的成员。最近,电视和电影作品让许多美国人了解到它如何运送囚犯及追踪危险逃犯,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法警局还出售比特币。

根据拥有几十年历史的一条法律规定,法警局这个隶属于美国司法部的机构,有一项主要职责是处理其它联邦执法机构缴获的物品,这也是为什么访问法警局网站可以看到被联邦调查局和其他机构收缴的船只、汽车、飞机、手表等非法财物,这些物品全都参加公开拍卖。20世纪80年代,国会的一项决议让联邦官员能更容易地出售毒品犯罪相关财物,此后没收财物程序(见边栏)变得更为普遍,也更具争议性。

那时,没有人知道将来这些财产当中还会包括在电脑上挖矿获得的金钱。这种认知在前几年对丝绸之路(Silk Road)的大规模调查中就已产生改变。丝绸之路是一家类似eBay的全球性非法毒品销售网站。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年轻人恐怖海盗罗伯茨(真名:罗斯·乌布利希),利用三项当时的新技术建造了丝绸之路网站。它们分别是廉价的云数据存储;允许用户隐秘游览网络世界黑暗深处的洋葱浏览器;以及允许用户不通过银行,以安全、半匿名方式相互支付的比特币。

  2015年,罗斯·乌布利希在纽约参加庭审时的一位抗议者(举着牌子)。法警局第一次拍卖的加密货币就是缉毒行动从罗斯·乌布利希身上缴获的比特币。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13年联邦政府查封丝绸之路网站时,罪犯们已经精通比特币,但执法部门未及时跟上。参与该案的一位检察官说:“对此没有任何专业知识,它实在是太新了。”恐怖海盗跟当时(及现在的多数罪犯)大部分精明的比特币用户一样,并不依赖于Coinbase这样的中介来持有数字货币。乌布利希利用私人密钥——一长串几乎不可能破解的字符——来控制他的电子钱包。执法部门想要获取设有私人密钥的比特币,唯一的方式就是嫌犯泄露密钥信息。不甘放弃的特工们想出了在嫌犯货币未受保护时进行缴获的方法。为得到乌布利希的比特币,他们在旧金山图书馆逮捕他时,当他的面夺走他开着机且未上锁的笔记本电脑。(卡兹一案中,特工们开车迅速进入他在泰国的住处时,他正在使用阿尔法湾的管理员账号登陆。)到抓捕恐怖海盗时,法警局的效率已大幅提升。他们控制着至少两个自己的电子钱包,用于存储丝绸之路的货币,接收其他部门缴获的比特币。曾长期担任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资产没收部主任,目前为威凯律师事务所(WilmerHale)合伙人的莎朗·科恩·莱文说:“这是一项前沿技术,我们从未这样做过。”缴获数字货币之后,法警局回归常规程序,将它与可卡因走私贩的快艇以同样方式处置:拍卖。这是一项挑战巨大的任务,因为缴获的货币数值巨大,大约有17.5万枚,占当时所有流通比特币的2%。根据熟悉案件的检察官所言,法警局采取了交错拍卖的方式,以防比特币价值暴跌。2014年6月至2015年11月期间举行的四次拍卖中,法警局以每枚均价379美元售出了丝绸之路比特币。比特币价在此后一路飙升。今年1月的另一场拍卖中,法警局售出3,813枚比特币,净赚4,500万美元,每枚比特币的价值高达约1,1800美元。按照这样的价格,法警局出售囤积的丝绸之路数字货币本可赚取21亿美元,足以支付法警局的年度预算,但在2014和2015年,它只净赚了6600万美元。与此同时,身价亿万的风险投资家蒂姆·德雷珀以每枚约6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3万枚丝绸之路网站的比特币,这或许是他这十年来最佳的投资。德雷珀对《财富》杂志说,拍卖过程“十分顺利”,而且他一枚也没卖出。他补充道:“为什么我要用过去交换未来呢?”

  法律赋予法警局的一项主要职责就是处置在联邦刑事案件中没收的资产。过去几年,该机构总共举办了六次比特币拍卖会。

法警局当然无法预料到这点。前任检察官、目前在高盖茨律师事务所(K&L Gates)工作的克利福德·司特德说,联邦特工出售资产时,不太可能算准市场时机。讲及自己曾参与的没收证券案件,司特德说:“我们发现政府无意预测股市行情。”

丝绸之路比特币的低价拍卖使得联邦政府受到加密货币爱好者的嘲讽,而在预算吃紧的背景下,高价出售货币的压力骤增。去年11月中旬,比特币的价格达到近2万美元,美国司法官员迅速找到犹他州的联邦法庭,请求允许拍卖他们从仿冒药品销售商手中缴获的513枚比特币。法官批准了该请求,但法警局直到1月末才进行拍卖,此时比特币已跌至最高价的一半左右。

地方当局也面临类似的棘手问题。曼哈顿区检察官办公室网络部门负责人布伦达·费舍尔说:“我们这儿发生了一起传统绑架和抢劫案件。罪犯把受害人引诱到他以为是优步车的车内,用枪指着他,要他拿出价值18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以太币,最终迫使他给出私人密钥。”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成功追回资金,却遇到一个难题:劫匪将以太币转换成了比特币,比特币的价值在盗窃案后大幅上涨,由此引发新的法律问题:谁该得到这部分盈余呢?

由司法部运营的网站Forfeiture.gov乍看之下对监督部门而言可谓是天赐佳物。最近的某个星期一,主页的一份文件详细列举了由多个部门没收而来、价值至少20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从中可以看到,缉毒局从新罕布什尔州的一名毒贩手中没收140枚比特币,从波士顿的一名毒贩手里没收25枚比特币;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则在盐湖城缴获99枚比特币和99单位的比特币现金(另一种货币)。

但这种信息透明转瞬即逝。从物品被没收直到它出现在报告里,中间往往有较长的滞后,而且报告不会在线存档。每天,新报告一出现,旧报告便消失。纸质副本确实存在,不过不管任何时候,无论在网上或是书面材料上,都无法查到联邦政府保管加密货币的记录。

曾为客户提供没收财物相关建议的美亚博律师事务所(Mayer Brown)律师亚历克斯·拉卡托斯说:“美国有一点很奇怪,就是它缺少中央登记。”。他补充道:“不管是联邦调查局还是地方当局采取的行动,我们都不知道被没收的财产有多少。”当被问及是否有没收财产的公共登记处时,法警局发言人明确回答说没有。而且,法律并未规定政府有义务创建这样的登记处。司特德和其他执法部门人员基本都支持这种不透明性,他们辩解道,提高透明度,可能会向罪犯泄露特工的工作方法,或正在进行的调查。

从理论上来说,联邦政府手中的任何比特币都是可以追踪的,因为加密货币的交易永久记录在公共区块链分类帐上。虽然司法部文件有时会公开识别“安全的政府钱包”,但许多刑事案件并没有,这使得比特币的去向不明。即便在钱包可以识别的情况下,它的内容在外行人眼中似乎只是无穷无尽的字符串——它们实际上代表着匿名的个人货币、交易和用户。可以肯定的是,包括Elliptic和Chainalytic等取证公司在内的行业正在不断兴起,帮助客户将钱包与所有者联系起来,它们的客户当中许多是执法机构。不过,公共信息披露不属于这些公司的业务范围。

这种状况导致人们几乎无法确定政府到底拥有多少加密货币,加之有权缴获比特币的机构众多(其中还有特勤局、酒精、烟草和火器管理局、邮局),政府本身也难以确定所没收加密货币的规模。其实,只要区块链技术部署到位,很容易就能知道货币数额,这点令支持提高透明度的人尤为恼怒。没收的批评者认为,比特币黑洞是以数字化方式展示了被滥用长达数十年的系统。反对者认为,州和地方机构拥有强大的没收权力,会带来负面作用,甚至可能导致警察抢劫平民。司特德说:“我在执法部门工作了23年,我相信,但凡警察没收现金,总有人从中贪污,我不认为这在比特币身上会有任何不同。”

从这个角度看,公共记录与实际的差距之大足以令人担忧。从法庭记录和没收通知中尝试追踪比特币时,《财富》杂志发现,有几笔比特币的缴获被记录在案,其销售却没有任何记录。例如,2014年的法庭文件显示,美国联邦税务局从德克萨斯州的一位大麻毒贩手中缴获222枚比特币,但没有任何关于销售的文字记录。同样,特勤局2014年从一对在“JumboMonkeyBiscuit”网站经营非法毒品和货币兑换的夫妇手中缴获50.44枚比特币,也没有拍卖记录。(其他一些案例中的货币估值也相当古怪——例如,2月初盐湖城缴获99枚比特币的没收通知中,显示其价值为0美元,而实际上它当时价值约有80万美元)。这些货币中的一部分可能被正在进行的案件占用,或还在没收机构手中。由于法警局拒绝就内部程序发表评论,也就无从得知他们是否有正当理由来解释这些比特币的去处。

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政府官员利用没收程序漏洞来盗取比特币,前检察官(包括司特德)则强调,腐败是例外,而非全部。尽管如此,没收和出售的长时间间隔无疑增加了辩护律师和公民自由论者的怀疑。所有消息来源都认为,不透明的监督加上数字货币容易转移的特点,很容易就会让执法者误入歧途,联邦调查局的第一次大型比特币抓捕行动证实了这点。

贾罗德·库普曼是美国税务局刑事调查科的网络犯罪主管。税务局打击犯罪部门有大约2,000名特工——持有徽章和枪支的会计师——属于不断壮大的加密货币专家队伍的一部分。库普曼说:“他们是百里挑一的精英。”

这支团队最著名的一次抓捕行动也成为最饱受诟病的一次,原因在于发生了监守自盗。对丝绸之路进行调查期间,美国缉毒局的卡尔·福斯和特勤局的肖恩·布里奇斯疯狂犯罪,就连阿尔·卡彭也会自愧不如。恐怖海盗罗伯茨被捕之前,他们从主犯和他的网站上偷取比特币,并向他勒索财物。这对狡猾的家伙甚至冒充杀手,伪造杀死告密者的场景,企图对乌布利希进行再次欺诈。税务局侦探成功诱捕福斯和布里奇斯,两人都在2015年承认与此案件有关的指控。两位特工的欺诈发生在乌布利希的资产被没收之前,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没有影响到没收程序。即便如此,从这起案件中可以看出,在数字货币符合没收相关法律时,也可能会滋生不法行为。

法警局是最适合提供没收财产详细账目的机构,但它的运行本身就不够透明。去年9月,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工作人员完成漫长的调查之后,委员会主席、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来自爱荷华州)对法警局提出猛烈抨击,指责他们滥用没收的资金,购买诸如“高档花岗岩台面和价格高昂的定制艺术品”等额外福利和奢侈品,其中大部分都地安在了休斯顿新建的资产没收学院,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上述并不算是特大盗窃案件,可它也无法平息没收批评人士或比特币拥护者的怒火。他们中许多人之所以接受比特币,就是因为对政府的诚信缺乏信心。

据库普曼估算,他的税务局团队已经帮助缴获了价值数千万乃至数亿美元的虚拟货币。这仅仅是来自一个机构的数据,美国还有十几个机构拥有没收权。按照库普曼的猜算,我们可以估计美国政府在数字货币市场上的影响力。随着加密货币日趋普遍,这一影响势必将不断扩大。

寻找非法货币的过程仍将挑战重重。前网络犯罪检察官、现怡安集团顾问尤徳·韦勒表示,多年来,坏人们一直在“转向其他没有留下同样数字痕迹的货币。”许多人放弃比特币,转而使用门罗币和零币等,它们同样能够提供安全支付选择,但几乎无法追踪。取证公司Elliptic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史密斯表示,越来越多的网络黑市都在发展一项名为Tumbler的技术,它能将交易记录打乱,加进付款服务当中。这等于是一场无穷无尽的虚拟猫和老鼠游戏。如果执法人员自身犯罪,他们偷窃的货币能更容易地隐藏起来。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市场仍在繁荣发展。forfeiture.gov近期发布报告称,缉毒局在新泽西州缴获了6枚比特币,检察官办公室在科罗拉多州一位名叫安东·派克的人身上没收了27枚比特币(价值约33万美元)。据报道,在今年2月初一场针对全球信用卡欺诈集团的突击行动中,美国又净赚超过10万枚比特币。从理论上来说,山姆大叔总有一天会把这些比特币全部拍卖。

本文的另一个版本刊登于2018年3月份的《财富》,标题为“山姆大叔的比特币小金库”。

译者:严匡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