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成工业巨头的对冲基金的通用电气已经在危险边缘
2018-12-02 11:34:54
  • 0
  • 0
  • 0

来源:新浪美股

通用电气在能源行业的规模并没有为该公司避免一系列重大失误提供保护。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2月2日,通用电气的未来,不单单是一个横跨三个世纪的公司能不能继续运转下去,很多事情都与之联系在一起。野村银行分析师上周警告说,解决通用电气的1150亿美元债务负担对于保持美国企业9万亿美元的债务稳定增长“至关重要”。而通用电气,已经处于威胁边缘。

“不可能的事情有可能发生”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上月承认,全球第二大公司亚马逊总有一天会没落。这似乎是一个古怪的说法。但通用电气的悲惨遭遇表明,不可能的事情有可能发生。

2010年,通用电气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其产品从冰箱到喷气发动机,再到好莱坞大片。即便是现在,使用通用电气设备的发电站也能提供世界三分之一的电力。但今年6月,通用电气110年来首次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退市——道指初创时12只元老成份股悉数落幕。

从那以后,情况变得更加糟糕。10月,通用电气将股息从每股12美分削减至1美分,从而在财务紧张的情况下节省了39亿美元。

削减派息的直接原因是,2015年从法国阿尔斯通公司(Alstom)收购的电力资产上受到220亿美元的会计减记。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也于此同时离职,使美国工业巨头之一的通用电气在18个月内第三任首席执行官走马上任,并对未来的发展道路感到不确定。

通用电气在能源行业的规模并不能避免一系列重大失误。弗兰纳里的前任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做出了一个命运多舛的决定,将火力发电站作为目标,以满足发展中国家对能源的巨大需求。

通用电气220亿美元的资产减记实际上是承认,它为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的资产支付了过高的价格。

但通用电气的高管们错了。全球对传统发电设备的需求下降,而随着太阳能发电成本的大幅下降,对可再生能源的预测在几年后被证明过于悲观。2017年12月,通用电气削减了1.2万个电力业务岗位,占该部门员工总数的近五分之一。

220亿美元的减记实际上是承认,伊梅尔特高估了阿尔斯通未来的盈利潜力,从而为其资产支付了过高的价格。通用电气目前面临着围绕此次收购的会计问题展开的多项监管调查。

通用电气的市值在2000年达到顶峰,达到近6000亿美元,标志着这家在美国商界占据主导地位超过100年的公司达到了巅峰。如今,它的价值约为700亿美元。

“伪装成工业巨头的对冲基金”

1890年,爱迪生发明了包括白炽灯泡在内的1093项专利。但塑造了现代通用电气的人是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期间,这位首席执行官将通用电气的市值扩大了30多倍。韦尔奇成为了美国商界的英雄,2001年,他退休了,留下了大量的个人传记。

然而,就像长期的牛市一样,韦尔奇的星光渐渐黯淡,他所倡导的无情纪律模式也变得不可信。

汤姆-奥博伊尔(Tom O ‘Boyle)在《不惜任何代价》(At Any Cost)一书中追溯了韦尔奇的企业策略。他表示,作为“不计后果地追求利润”的一部分,韦尔奇播下了“通用电气毁灭的种子”。

“自韦尔奇时代以来,他们一直是伪装成工业巨头的对冲基金,” 奥博伊尔说。

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在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将通用电气的市值扩大了30多倍。

通用电气笃信,它有能力利用自己的财务实力和据称独特的管理风格,在自己缺乏专业知识的领域开展业务。近年来通用电气放弃了一系列的资产和业务。通用电气出售其火车制造业务,剥离其医疗保健部门,并出售其在油田服务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多数股权。2013年,通用电气出售了合并后的电视电影集团NBC环球(NBCUniversal)剩余股份。

“强枝弱干犯下弥天大错”

最大的失误是通用金融(GE Capital),这家金融服务机构成立的目的是帮助销售核心工业产品。随着通用金融在金融危机爆发前10年取得的惊人成功,副业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代表着整个公司的大部分利润。

曾在2000年前与通用电气高管共事的咨询师乔治-埃克斯(George Eckes)表示,事后来看,通用电气“追随这个利润中心到了过度的地步”。

该公司财务主管杰米-米勒(Jamie Miller)上月承认,母公司可能不得不向一度占据主导地位的子公司注资至多30亿美元,以支撑其资产负债表。

通用电气打破了长期以来寻求解决方案的传统,任命了历史上第一位外部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卡尔普在2000年至2014年期间获得了华尔街的批准,担任制造业集团达纳赫公司(Danaher Corporation)的首席执行官。

在告知市场公司将无法实现今年的利润目标后,他可能不得不在2019年重返股市筹集更多现金,以帮助应对债务。

通用电气仍有一些可以依靠的优势:其喷气发动机业务在危机期间一直是一个亮点,与通用电气在高附加值、精密工业方面的优势相媲美。

“通用电气有相当大的优势,”卡尔普上月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表示。“这里的人才是真实存在的,技术是特殊的,通用电气品牌的全球影响力和我们的关系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通用电气需要改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