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危机,全球化走到了十字路口
2020-03-29 13:10:14
  • 0
  • 0
  • 2

来源: 经济学人  原创 经济学人·商论

01
新冠大流行是全球化的结果,抗疫也需全球协作

正如近期发布的《解剖杀手》特写文章所说,现代世界的互联互通对于新冠病毒的传播是个福音但互联互通也可能令它最终衰亡。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病毒基因组和已知产生的27种蛋白质上,试图加深理解并找到阻止其扩散的方法。由此展开的大量研究活动已经产出了数百篇论文,并为公共数据库贡献了数百个基因组序列。全球科学家正以前所未见的速度与时间赛跑,紧急研发疫苗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抗疫不能各人自扫门前雪,将病毒与特定地区或族群联系的做法更是于事无补。无论大国小国,在疫情面前都很难做到自给自足。从数据公开与分享、疫苗研制、诊疗方案交流,到特效药的筛选,都离不开国际协作。短期的封锁是限制人全球流动的极端措施,是为了防止更多病例的输入,但也一定要提防民粹和保护主义的抬头。

02
控制疫情蔓延,要在生命和自由之间做取舍

防控新冠疫情短期之内是在生命和自由之间进行取舍,让渡一部分自由来保护生命,需要让大数据在追踪和排查过程中发挥作用。这也是某种形式的大政府的回归,对政府调动各方资源的能力提出了考验。

一条有效的抗疫路线是运用技术来管理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中国正在运用手机应用来认证需要隔离管理的人群。正如封面文章《停摆中》提及的,中国和韩国都在利用大数据和社交媒体追踪病例,提醒人们避开病例聚集爆发地,以及追踪隔离密切接触者。韩国修订了法律,政府无须申请搜查令就能调阅及共享患者病历。在正常时期,许多国家可能会认为这种做法过于侵扰隐私。但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手段。

03
经济暂时停摆,是控制疫情的必由之路

新冠对全球经济短期冲击极为严重,很可能远超911事件和03年非典,也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为严峻。此次危机的特殊之处在于,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必须要让全球经济暂时停摆,就好像让受了重创的病人进入“引导昏迷”一样。在全球范围内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前,期待经济复苏是不切实际的。

由于疫情最早在中国爆发,一定程度上中国也是应对新冠冲击的试验场。中国在疫情早期就采取了隔离疫区并在全国范围内限制人员接触的措施,有效延缓了疫情蔓延。同时,中国在持续抑制疫情二次爆发和严防疫情输入方面的努力具有很强的先导性。商论三月刊文章《走向世界》中指出,即使许多国家无法照搬中国模式,中国的实践仍提供了三大经验:需要及时向民众公开信息,政府可以减缓疫情的传播速度,卫生系统需要为需求激增做好预案。

04
疫情以前的生活,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三月刊《冲击疗法》提出,新冠肺炎并非常规的经济威胁,相比企业和投资者减少开支,此次供应链被迫中断带来的冲击更难应付,这往往在导致经济动荡的同时令价格加速上涨,形成类似上世纪70年代中东石油危机开启的“滞涨”时代。而那个时代最重要的教训便是:冲击总会发生,而且会以骇人的速度把人们已经烂熟于心的经济地形变得陌生。

在过去两个月中,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工作和生活的巨大变化。消失的服务业不会再回来,就好像浪费了的春节电影档期一样,一去不复返了。疫情作为全球性的压力测试将在线协作和远程办公的实验推向极致。商旅和会议短期内都被按下了暂停键,是否会大量转向线上犹未可知。人们在疫情中形成的哪些习惯会被延续下来,将对未来的产业构成严峻影响。

随着国外疫情的加重,中国经济复苏短期内会面临外需极度疲软的情况。全球供应链也面临重组,需要增加供应链的抗风险能力,减少其复杂程度。Just-in-time(即时供应)对效率的极致追求可能需要重新思考。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则是:1)外资可能会在中期重新安排供应链,必须做好应对外资撤出中国的结果;2)中国的复苏与其他国家的复苏的比较,将决定未来全球供应链布局的调整(或者不调整)。

05
把钱送给最需要它的群体:中小企业和家庭

如我们周二发布的分析文章《对抗衰退》所言,各国纷纷祭出空前的货币和财政行动在某种程度上来自逐步产生的共识:新冠不仅是一个公共卫生事件,也是一个经济紧急事件。和帮助大企业纾困不同,家庭和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是此次危机最需要救助的对象。

这些救援行动必须迅速、高效且灵活,这样即使疫情在消退后卷土重来,劳动者和企业也有信心政府会根据需要再次调拨援助。美国白宫与参议院本周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协议,直接给家庭送钱和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对家庭的救助需要政府大量拨款。目标之一是保护弱势群体,方法是补贴病假工资以及确保没有医保的人能获得医治。但同时还需要通过补贴员工工资来防止开工严重不足的公司裁员。北欧在实施降低公司裁员可能性的政策方面领跑,拥有许多值得他国借鉴的举措。

吸纳了大量劳动人口的中小企业在危机中首当其冲,因此对它们的援助也刻不容缓。对于非常小的公司(其中许多公司根本没有借款),英国正在提供最高25,000英镑的无需偿还的现金补助。日本政府动员其国有放款人提供至多1.6万亿日元的紧急贷款来帮助小企业,其中大部分没有利息和抵押要求。如果小企业的月销售额比正常月份少至少15%,就有资格获得帮助。德国富裕的巴伐利亚州宣布,拥有不超过250名员工的中小型企业可以立即获得5000至30000欧元的现金注入。

06
医疗攻坚战:疫苗还是特效药?

对疫苗的攻关不仅发生在实验室。《解剖杀手》中提到,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就已列出了105项针对SARS-CoV-2的药物和疫苗试验,如今开始进入志愿者临床试验阶段。药物研发虽然非常缓慢,但人们对这种病毒的基本生物学特性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所以有可能确定哪些现有药物有一定的成功机会。哪怕一种药物只能稍稍降低死亡率或疾病的严重程度,也可能对疾病的进程产生很大的影响。

最受关注的抗SARS-CoV-2核苷酸类似物药物是瑞德西韦(remdesivir)。它最初由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研发用于治疗埃博拉热病。实验室测试表明,它可以对抗多种其他基于RNA的病毒,包括抑制新冠病毒的复制。其他核苷酸类似物药物也在检测中。位于武汉的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筛查了七种已被批准用于其他用途的药物对新冠的效力,认为利巴韦林(ribavirin)具有一定潜力。

但随着全球大流行的病例数飙升,更大的问题在于市场。即便某种药有效,可能也不适用于所有病例。人们已经在担心,假如其中一种有潜力的药物被证明确实有用,其供应可能会不足。为解决这些问题,世卫组织已与制药商探讨了它们能否生产出足够多的药物。非专利药物生产商已保证,可将利托那韦和洛匹那韦的生产剂量扩大到数以百万计,同时仍向依赖该药的HIV患者供药。

● 追踪新冠危机的持续思考 ●

如果抗疫转向长期(持续超过三个月以上),正常的商业和休闲活动仍然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我们应该做好哪些准备?

逆全球化、保护主义、民粹主义若在短期内抬头,会给世界及中国经济产生哪些深远影响?

许多产业将被颠覆,众多公司会被淘汰,一些习以为常的商业模式可能就此消失,如何适应这样的剧变并在其中找到发掘机遇?

未来的职场和工作形态将充满不确定性,我们怎样才能做出相对准确的预判?

这些问题,《经济学人》会持续深入探讨。新冠危机是一场价值观的比拼,更是一场全球视野和思考深度的大比拼。在抗疫与应对危机的海量信息中,唯有获取准确的资讯和深邃的观点,才能更好地前瞻这一快速变化的世界。你的信息管道决定你的命运,拥有177年历史,获得全球一百万精英读者青睐的《经济学人》恰恰是这一重要的管道。在危机瞬息万变,信息千头万绪的当下,《经济学人·商论》持续双语同步《经济学人》的新冠系列报道,帮助构建前瞻未来和应对剧变的思维框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