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序经济学】事实、价值与逻辑的秩序维度
2019-08-11 10:19:15
  • 0
  • 0
  • 0

原创: Karlcelia 毛寿龙

人的判断,有事实判断、价值判断,还有逻辑判断。

很多人无法区分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往往把事实判断当作价值判断,通过讲故事来讲道理,就是试图把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联系起来,但实际上两者有很大的差别。事实是客观的,价值判断往往是主观的。

但更多的人,其实更分不清楚什么是事实判断,什么是逻辑判断。

比如理性经济人是一个事实判断,有人就会认为,理性的经济人并不是现实中的人都这样的,因为A>B>C,则A>C,但实际上很多人的偏好并不连续,A>B选A,B>C选B,但有些人就是在A和C之间选择C。这个事实判断,是不是构成了对理性经济人的挑战呢?其实未必,因为理性经济人可以说如果选择C,显然并不是理性的经济人。

所以,这一判断,其实是一个价值判断。这里虽然价值判断是主观的,但理性还是非理性,还是可以客观地判断的。

其实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假设,并不仅仅是一个事实判断,或者价值判断,而且还是一个逻辑判断。也就是说,人的行为如果符合理性经济人的逻辑,也就是说A>B>C,则A>C,只有这样,理性的经济人才会增加财富。否则,A>B>C,最后却A<C,那么这样做的人,就是不理性的,而且一轮交易下来,他会变得很穷,因为他加一笔钱用C换了B,又加一笔钱用B换了A,这个时候A<C,他会又加一笔钱用A换回来C,三次交易回到原点,加了三笔钱,拥有的还是C。这就是偏好秩序不连续导致的恶果。如果有一个坏人,不断地和这位仁兄做交易游戏,其结果是这位仁兄像变戏法一样,不断地把钱交给这个坏人。

这说明,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判断,虽然不是一个符合事实的判断,因为事实上还有很多非理性的经济人,但作为价值判断,对于市场经济来说,还是一个非常坚实的逻辑基础。以此推演,市场经济的逻辑,也可以因此而展开。也就是说,只要给人以自由交易的机会,每个人都会得到自己所钟爱的A。而到了这个时候,市场就进入了均衡点。

当然,奥地利经济学家不会做这样的假设。也就是说,人即使是理性的,而且偏好次序是稳定的,但偏好次序也未必是A>B>C,且A>C,而很可能是A<B<C,且A<C。所以,每个人都会都会获得各自的偏好A,B,或者C。这似乎又到了一个复杂的均衡点,在这样的均衡状态下,每个人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判断和选择。

但奥地利经济学家还会进一步说,人的理性是变化的,所以在A>B>C之后,在A和C之间不选择A,而是选择C,还是可能发生的。只要价值判断是主观的,那么经济人自身其实并不存在A>B>C,A一定>C的逻辑。因为世界本身是动态的,考察一下股票市场的弄潮儿张三,先买了C股,后来发现B股比较好,卖了C股,买了B股;接着发现A股比较好,卖了B股选择A股。接着他又放弃了A股,选择了C股。而且一轮下来,的确都赚了钱。如果根据新古典经济学的逻辑,他再次买了C股之后,肯定是亏本了。但是,实际上他却赚了钱。这是为什么呢?

在这里,新古典经济学的逻辑是静态逻辑,也就是说A、B、C是没有变化的。而奥地利经济学的逻辑却是动态逻辑,也就是说A、B、C,经过一段时间,企业自身发生了变化,股票市场发生了变化,它的股价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在这个时候,奥地利经济学的股票大王依然违背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逻辑,卖掉A股,买进了C股,而且赚了钱。

可以想见,新古典经济学的逻辑是一种均衡逻辑,最后任何一个决策者都能够找到判断和选择的均衡点,找到了均衡点,判断和选择不再发生变化,显然利润也得到了最大化。但奥地利经济学的逻辑不是一种均衡逻辑,最后任何一个决策者都不会找到判断和选择的均衡点,找不到均衡点,判断和选择就会随时发生变化,在任何点利润都得到了最大化,但最终却没有最大化的终点。所以,在奥地利经济学的世界里,理性经济人的逻辑,不是一个固定的偏好次序不变的逻辑,而是充满变化的逻辑。所以,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不是理性的,没有任何人的判断不是正确的。即使有错误,错误的人也是在学习中成长,而且很可能在大家认为是错误的选择,最终却证明他是正确的。

所以,新古典经济学的经济人是模式化的经济人。而奥地利经济学的经济人是充满活力、充满警觉,能够随时适应新变化、随时调整偏好次序的企业家。

而正是企业家的智慧、理性选择和充满活力的行动,市场经济才充满活力,而且不断地推动经济成长,财富增长。显然,企业家的经济增长理论,比模式化的经济均衡理论,更符合市场经济的运作事实,也更符合市场经济运作的现实逻辑。而其背后的价值观,则是真正的主观的价值观。

从秩序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无论是新古典经济学家的经济人,还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的企业家,其背后都是支撑起其自由判断和行动的自由秩序。

当然,区别也是显然的,因为在这里,新古典经济学家解释了静态经济人的行动逻辑,而奥地利经济学家则解释了动态企业家的行动逻辑。从自由秩序的角度来说,新古典经济学家最后经济人的自由开始,到最后通过均衡点设定取消了经济人的自由,所以新古典经济学家的市场秩序,其实是模式化的自由秩序,它在时间上有一个终点,在空间上也局限在选择的范围之内。而奥地利经济学家从企业家的自由开始,一直到企业家的进一步的自由行动,整个过程没有终结,它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是一个开放的自由秩序。

所以,奥地利经济学家的经济学比新古典经济学家的经济学,更接近自由秩序的经济学。幸亏现实中的人,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的企业家,而不是模式化的新古典经济学家的经济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市场经济才会是有充分活力的经济,它在空间上扩展,在时间上也扩展,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逐步形成复杂的自由经济秩序。在这个时候,经济的成长,显然不仅仅是GDP的成长,而是企业家自由秩序的成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